畅销榜

订阅榜

财金主义第002期:黄金时代

财金主义第002期:黄金时代

作者:
财金阅读
         
免费

这本杂志书(MOOK)分为金融篇和人文篇。金融篇中只用最简单的词语、最活泼的文笔,尽可能告诉大家最有用的金融知识,不一定高逼格,但一定很有趣,我们反对居高临下的“启蒙”,不存在绝对的真理。人文篇里会有些一般人看不懂的文字,回望历史,很多有“知识”的人因为没有“文化”而非常“愚蠢”,但愿每一个人都能既有“知识”又有“文化”。推荐金融界里的文艺青年,文艺圈中的金融分子,所有对金融感兴趣且自命不凡的年轻人,或者心态年轻的所有人阅读。

彭博商业周刊:关于MBA,你不知道的12件事

彭博商业周刊:关于MBA,你不知道的12件事

作者:
彭博商业周刊
         
¥8.00

本期主题:关于MBA你不知道的12件事

《数据库工程师》2014精华刊

《数据库工程师》2014精华刊

作者:
TechTarget
         
免费

本期主题:企业离NoSQL还有几步之遥?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3年9月下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3年9月下

作者:
《今古传奇•武侠版》杂志社
         
¥1.99

【舌尖上的江湖 / 藏锋】中国的烹饪自有其哲学意味在其中,它是文化、是科学、是艺术。淮菜正是这一思想的重大结晶,也是中国烹饪“以味为核心,以养为目的”这一本质特征的体现。淮菜始于春秋,兴于隋唐,盛于明清,素有“东南第一佳,天下之至美”的盛誉。【二十年·斜单鞭 / 慕容无言】索三反水击杀黑面虎,下山接受罗公子招安。木桦愤而报仇,却被捉住刺伤。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刘广海、杨宣成等人被袁文会派人追杀,混乱中宋国柱战死,刘、袁两派的梁子也就此结下——【思 仇 / 无端 月雅】有仇报仇,有恩报恩,当恩仇交织、左右为难时,他又当如何?【斗米之刀 / 纤歌凝】一套天下无敌的绝世刀法,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恨情仇——【暗中血 / 夜传杯】众生奔波,同行相煎,谁人操控,谁人织网?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保定城中的米商南宫贵仁感觉到黑暗中有一双利如冰刀的眼睛正注视着他,将他浑身的筋络一一看清,甚至连隐藏的心思都被赤裸裸地剖开。他在等一名带路人。【浩瀚飞雪记•番外 / 扶兰】昭文很小就知道宣王。那是她的堂叔祖,也是她们这些宗室子弟从小就崇拜的英雄。更多精彩内容详见全刊喔!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12月末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12月末

作者:
《今古传奇•武侠版》杂志社
         
¥1.99

【绿衣】林戈生司徒檀越的性命并非欠给芸芸众生,乃是欠给自身;在苦海中挣扎受苦而不得解脱的,非仅是檀越刀下的冤魂,亦是檀越自身。传说司徒飒是个侠客,更多的人说他是索命的恶鬼。世上有千千万万人,这些人有万万千千张嘴,死者可以生,邪者可以正。你千万不要相信耳朵里刮进来的东西,那比一阵风也重不了多少。江行云虽然只有十六岁,但他的耳朵却很灵,就好像圈圈绕绕的耳蜗里还生着一只灵敏且隐形的鼻子,闻得出飘进来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正如他现在端起面前的酒杯抿一口,就品得出这酒里掺了几成水。可他还是不动声色地把酒喝了下去。今晚没有月亮,这样的天色,正适合在一家萧条的酒馆,花上两块碎银子,买下百晓生那一堆醉醺醺的废话,再把那句顶顶重要的话——不超过二十五个字,挑出来,记在心里。夜路湿滑,早间下的冻雨结了冰,凉意从靴子底下嘶嘶地攀着骨肉爬上来,江行云翻掌强压,寒意颇有眼色地低下头去。但随着少年“唔”地一口冷酒呕了出来,那盘桓在脚底的寒意顿时如猛虎出笼,咆哮着吞没这具年轻的躯体。呼啸的穿堂风像是鬼哭。“双柳巷,门口有一对白纸灯笼。记住,司徒飒不收银子。”百晓生说话时醉眼蒙眬。江行云攥着拳头,如濒死之人握住最后一根稻草,跌跌撞撞,一步一踉跄地往前走。双柳巷巷子口果然有两棵柳树。一粗一细,在朔风里摇曳着枝条。白纸的灯笼在风里滴溜溜地打转,蜡烛早吹灭了,像一对噙着怨毒的、瞎了的眼睛。江行云伸手叩门,略一使劲,门“吱呀”一声,竟自己开了。三进院落,东西厢房,无一盏灯,无一个人。江行云环顾一圈,“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司徒飒前辈,晚辈江行云冒昧求见!司徒飒前辈,晚辈江行云冒昧求见!司徒飒前辈,晚辈——”“啪”。江行云的脸偏到一边,这一巴掌打得好重,偏偏声音又轻又闷,倒好像江行云弱不禁风,一巴掌就能抽死了他似的。江行云蓦地睁大眼睛:打他的不是人。他并非咒骂,那只打他的手落在身前半尺的地方,一只孤零零的、死人的手。老天爷呵出一口雾蒙蒙的冷气,天色渐渐泛白。当江行云在青砖地的院子里挣扎着醒来时,面前有一人正坐在门槛上吃阳春面。“司徒飒前辈——”江行云哑声道。司徒飒不理会,吃完面洗好碗,从柴房门背后拿出一把大笤帚开始扫院子。百晓生说:“一百个人嘴里有一百个司徒飒,恶人也分三六九等。邪恶?残酷?冷漠?贪婪?哪里说得清。”“司徒飒前辈。”江行云道,“晚辈广陵安泰镖局江重总镖头次子江氏行云,江氏一门三十九人,合镖局上下八十五人,去年九月初九遭灭门之屠,血流成河,妇孺皆丧。前辈若慷慨出手,晚辈必当死身以报,若有差遣,万死不辞!”司徒飒扫完了院子,从屋子里端出一只木盆,肩上架着矮凳,把东西放置停当后开始浆洗衣裳。江行云并不死心:“前辈,安泰镖局——”司徒飒转过头来,江行雨心中燃起一丝希望。司徒飒却连一眼也没看他,捡起那只青黄的死人手,用来在搓衣板上搓洗衣服,十分便利。“晚辈听闻前辈古道热肠,侠肝义胆——”洗衣水泼了江行云一脸,司徒飒顺势拿死人手挠了挠后背,背对江行云道:“闭嘴!聒噪得很。”在寒冬里冻了一晚,此时泼在脸上的洗衣水在江行云觉来竟有几分温热。他用冻得像生铁似的衣袖胡乱抹了一把脸,声音比刚才更大了些:“杀安泰镖局一门的,是绿衣社的人!”司徒飒的手停了下来。江行云追声道:“不仅如此,还劫走了尚未出镖的货,白马寺放佛骨的五重宝函,内有释祖指骨!”“你怎知是绿衣社?”司徒飒不动声色地问。“释道之共贼,两界之同妖,凡佛道两家的圣物至宝,绿衣社必定想方设法染指偷取,之后毁弃,这是其一。”江行云强压下寒毒引起的齿关战栗,对司徒飒说道:“死者伤口多由背入,透胸而出,宽不足寸,天下少见,非绿衣社的‘灭魂针’不能办到,是为其二。”司徒飒不为所动,死人手复又抬起,勤勤恳恳地洗衣服。江行云看着他牛马般无知无觉的背影,冻僵的手慢慢捏紧,声音被满腔的恨意撕扯得不似人声:“还有其三,我看见他们了,绿衣服,白面具,杀了人以后,要砍下右手带走。”“扑通”。死人手落进了洗衣盆里,司徒飒站起来,他弓背弯腰时似个风烛残年的老头,没想到站起来竟是这样的高。司徒飒挡住了天光,居高临下地望着江行云,说道:“那你怎么还没死?”“呼啦”一声,寒天冻地里,江行云霍然起身,将邋遢的袍子一把扯来丢得远远的,一时间,肆虐的寒风也静了下来。江行云他的后腰上有一道不足一寸宽的伤,极深,右手只剩一截光秃秃的手腕,胸前缠着厚厚的绑带。司徒飒面前的,竟是个十六岁、身段窈窕的少女。“我不是江行云,我是女子,安泰镖局江家大小姐江行雨。”只有一种人绿衣社是不杀的,没有右手的处子。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绿衣社在江湖里如同一道鬼影,他们行事之妖邪,手段之残忍,动作之迅疾,使人闻风丧胆,谁还有胆子去研究这伙魔物。而浩荡天宇之下,万万千千的人中,只有司徒飒一个,敢拂绿衣社的逆鳞。更多精彩内容详见全刊喔!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5月末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5月末

作者:
《今古传奇•武侠版》杂志社
         
¥1.99

【僵山如画 / 墓法墓天】空气中,忽然泛起了一丝轻微的震动。然后,好像被刀划过,距离地面五尺的空间处,忽然裂开了一道笔直纤细的口子。正在看书的蔡紫冠愣了一下,猛地回过头来。那道口子豁然一张,原来是一张凭空出现、有着薄薄嘴唇的大嘴。——那像是……百里清用“天狗牙”所制造出来的虚无之口?蔡紫冠的瞳孔遽然收缩。“啪嗒”一声,有一样东西从那大嘴中滚落。大嘴吐出那东西后,抖动了一下,仿佛心有不甘似的,终于消失在空气中。借着明亮的晨曦,蔡紫冠定定地看着那滚落在地上的东西——那是一只手。苍白的、瘦削的、骨节分明的青年男子的手。断腕处鲜血淋漓,刀口却平滑干净,一眼便知,是由极快的宝刀斩落的。

壹心理·来自过去,献给未来——2015壹心理年终特刊

壹心理·来自过去,献给未来——2015壹心理年终特刊

作者:
壹心理出品
         
免费

壹心理改变,从这里开始壹心理成立于2011年7月,是一家专注心理学细分领域的新媒体。近年来,壹心理一直致力于心理学的传播和应用,相继推出了心理FM、口袋心理测试等APP以及心理学人网络社区——心理圈,逐渐成长为国内最大的心理学网络服务平台。壹心理创始团队专注心理学超过11年,并建立了一支专业的编辑及运营队伍,超过50%的成员是心理学学士、硕士或博士。为此,我们承担着心理学人使命——推动心理学的普及和发展,让社会与每一个人变得更美好。壹心理致力于打造一个心理学平台,聚集国内新锐心理学人,输出健康、科学的心理学价值。我们在心理学中发现趣味,分享美好;我们为需要心理帮助的人提供在线解决方案,为心理机构提供展示、推广及服务平台;我们用有趣、有爱、实用的表达方式为社会、组织以及每一个人提供有价值的心理学服务。

彭博商业周刊:微信孤独症

彭博商业周刊:微信孤独症

作者:
彭博商业周刊
         
¥6.00

"社交应用就是为孤独而生的,孤独的人喜欢社交媒体。微信孤独症成为本年度最受关注的“病症”之一。你是轻度还是重度患者?本书将带你深入自己的内心世界,回顾微信,Facebook,Diaspora,Linkedin 的发展历程,反思自己与社交应用的关系。当我们哭泣时,需要的是一个肩膀,而不是一条信息。数字化时代,我们与外界的沟通愈加依赖社交网络。人类出于本能的社交需求在数字媒介作用下究竟是得到满足还是更加空虚?微信真的成为我们生活的必需品?或许在回顾了微信,Facebook,Diaspora,Linkedin 的发展后,我们可以跳出固有的思维模式,对社交网络有一个新的认识。"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10月末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10月末

作者:
《今古传奇•武侠版》杂志社
         
¥1.99

【见龙在野】文/墓法墓天六珠汇聚,旗门大开。正邪易位,焚天以火。早已死去的,忽然又出现在人们面前。狭路相逢的,却只能成为看客。当繁华的大戏终于告一段落——皇帝最终平定了叛乱,而将军只有战死在沙场。英雄和美人得以相会,观众悬起的心稍稍放下。在这个时候,小丑走上前台,彩衣怪装,插科打诨,在一阵阵哄笑声中,忙得满头大汗。然后,在不经意间,他已经抽出了刀子。沾满剧毒的刀子,刺向最没有防备的地方。最可怕的变故,在最不经意的地方,已经发生了。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6月下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6月下

作者:
《今古传奇•武侠版》杂志社
         
¥1.99

【沪上旧事】阿木◎作品一腔早已尘封却再被激发出来的热血,在乱世之中,究竟能否承担起救国大业……【键器·刑天②】文/小椴估计《键器》会让编辑陷入“什么是武侠”的两难吧?其实就我个人而言,江湖永远浪漫,而武侠不过是写“那些弱势群体里的强势个人”,写不甘者、写嵯峨者、写畸零者、写那种“想起多年以前,曾经为你一战”焚心蚀骨的激越,拔出的是剑、是笔、是匕首还是左轮没什么相干。但也许读者会有养成性的审美代入套路。可酒楼茶馆、风晨雨夕,并不是这些才是唯一的甘苦途径。如果城里哪个陌生的街头下起一场彩色的、塑料的雨,如果雨中的那个少年有他这个时代的邂逅与挣扎,如果他轻声说“我是杀马特”,且拔出属于他的键——那在我而言,江湖如旧,一切都会变,但情感仍在。【刃与花·黄楝】文/璃砂“我曾许诺,再见到你之前,无论怎样都会活下去。”风岚将黄楝叶席卷入昊天,又苍苍茫茫地撒落。地骸萧索,承接这场无边无际的血雨。然而在这无序而绚烂的世界中,她的目光却被牢牢吸附于他胸前那抹浅淡殷红上。——仿佛滴落黑白水墨中的一点朱砂。为何没发现呢?不论身处锦衣玉食的贵戚之殿,还是陷入流浪天涯的落泊之旅,不论眼前的世间万象是凄清苦楚还是艳丽妖娆,自始至终,她只注视着一人。即使社稷倾颓,山河飘零,被仇恨和屈辱焚尽神志,也从未改变。此刻,那个淡如水墨的男子近在咫尺,抬手抚开掩于她面颊的发丝。“我曾许诺,毕此生之事后,会将夺去的一切,归还给你。”他清浅地笑了,“从卫王到陈君,从朝臣到黎民,我这一生欺瞒众人,背逆信誓……幸而,终是信守了对你的承诺。”尾音在风中散去,那只手自她颊边倏然滑落。【临渊·焚舟誓⑦】文/三月初七笑看楼二楼。依然是一笼银麦糯米包、一碟卤肉、一碟雪丝菜。陆拾拿起一个包子,轻轻咬了一口,只觉味道似乎差了很多——想来做饭的伙计在经历一场牢狱之灾之后,吓得手艺也变差了。陆拾嚼着包子,正思考要不要去把掌柜的叫上来理论一下,突听楼梯响动,两个人走了上来,一路走还一路争辩着什么。更多精彩内容详见全刊喔!

PingWest·电动汽车Tesla专刊

PingWest·电动汽车Tesla专刊

作者:
PingWest
         
免费

苹果和乔布斯之后,电动汽车Tesla和他的创始人似乎正在被塑造成另一个神话现象,“汽车颠覆者”、“钢铁侠”、“天才”……一个个标签让他们更显神秘。这次,PingWest中文网 特别推出 《PingWest·电动汽车Tesla专刊》,我们试图为你拨开迷雾,全面解析Tesla的核心产品、技术和中国动作。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11月上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11月上

作者:
《今古传奇•武侠版》杂志社
         
¥1.99

【香火·太平犬】文/撸君灵州有金水道门妖徒乱世,妖言惑众,言金水圣母现世,北极金水滔滔,倾覆于世。【笔尖上的江湖】文/马鹿江南,微雨,夜。墨正白独自站在山腰,没有打伞。雨丝纷乱,随风扑到面前,却看不清,只觉得像烟,似雾,迷离双眼,化作千万只细虫,钻进丝线的经纬间,盘踞下来,互相拥挤、交配,繁衍阴冷。这样的阴冷是有生命的,还是有重量的,甚至是有性格的。它像性情抑郁别扭的痴缠情人,偷偷钻进衣底与皮肉抵死缱绻,带走干爽的触感、体温和好心情。在这样的时节,这里的雨几乎总是这样。墨正白已很熟悉。【刀逝】文/沧海月1898年是旧历的戊戌年。这一年,面对内忧外患的大清帝国,光绪皇帝开始任用以康有为与梁启超为代表的维新党人,锐意革新。短短数月间,连颁新政诏令数十条,风雨飘摇中的大清帝国一度也有了几分新气象。不料时值九月,北京城中风云突变,慈禧太后临朝,囚禁光绪帝,废除新政,开始抓捕维新党人。天已二更,夜色黑得如同泼了墨一般,虽然正值初秋,空气中却依旧有几分闷热,似乎一场暴雨将至。【山河·终结篇(卷四)】文/时未寒夏天雷、雪纷飞、路啸天、白石、何其狂、水柔清、宫涤尘和许惊弦终于解开青霜令下半部分,看到了当年昊空真人留下的关于悟魅图埋藏地点的秘文。大家研究秘文后决定各自分头行事,待开春后再前往探查。雪纷飞、路啸天、白石去塞外探查天城位置;何其狂与宫涤尘入京查证;许惊弦与水柔清为神州盟会的事一起去拜访四大家族;夏天雷则暂留在裂空帮处理事务。更多精彩详见全刊喔!

壹心理·剁手行为研究(NO.17)

壹心理·剁手行为研究(NO.17)

作者:
壹心理
         
免费

"壹心理改变,从这里开始壹心理成立于2011年7月,是一家专注心理学细分领域的新媒体。近年来,壹心理一直致力于心理学的传播和应用,相继推出了心理FM、口袋心理测试等APP以及心理学人网络社区——心理圈,逐渐成长为国内最大的心理学网络服务平台。壹心理创始团队专注心理学超过11年,并建立了一支专业的编辑及运营队伍,超过50%的成员是心理学学士、硕士或博士。为此,我们承担着心理学人使命——推动心理学的普及和发展,让社会与每一个人变得更美好。壹心理致力于打造一个心理学平台,聚集国内新锐心理学人,输出健康、科学的心理学价值。我们在心理学中发现趣味,分享美好;我们为需要心理帮助的人提供在线解决方案,为心理机构提供展示、推广及服务平台;我们用有趣、有爱、实用的表达方式为社会、组织以及每一个人提供有价值的心理学服务。"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3年11月末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3年11月末

作者:
《今古传奇•武侠版》杂志社
         
¥1.99

【百媚横生 / 墓法墓天】艳尸静静地躺着,恬静得宛如睡去。她活着时,艳名远播,如今死了,依旧美如一场错梦。火光奔腾,那安置尸王的青年仔细地清理着这座山洞,每一个角落、每一道缝隙都不放过,务求虫蚁不生,好让艳尸永远不遭亵渎。明媚的火光下,艳尸苍白的面容晶莹剔透,像是一尊唯美却易碎的玉雕。青年将山洞整理好后,这才将艳尸抱上石床。“孚州的干僵,可以令风雨不调;端州的水僵,可以在九州流毒;甘州的金僵,可以暗中汇聚财富——而你,他们说,可以令阴阳颠倒、英雄反目。”青年看着她,很久很久。“我不知道你的做法到底对不对。可是既然你都这样决定了,我就只好完成你的心愿。从此你一个人在这里,寂寞了就托梦给我和摇光吧。”

彭博商业周刊:以设计征服世界

彭博商业周刊:以设计征服世界

作者:
彭博商业周刊
         
¥8.00

我们已经过了设计只关乎外表和感觉的时代。今天,设计是任何成功企业的核心,以至于硅谷的设计师们受到风投资本家的追捧,可以跟公司的创始工程师和高管们平起平坐。加州艺术学院互动设计专业的14位幸运毕业生受到苹果、通用电气和17家其它公司的争抢。那么这种“设计思维”带给我们的是什么?根据参加我们第二届年度设计大会并接受本期特刊专访的设计师们的见解和想像,我们的设计会涉及非常非常小的事物(用十亿分之一米的纳米技术来分解生命);非常非常高的东西(1000米高的摩天大楼);让不可能的事看起来轻松容易(机器人马友友;报税不再麻烦)。所有这些都与建筑师伊莉莎白·迪勒(Liz Diller)的理念一致,她认为,设计能“让改变更明显”。最近在回答填空题“设计可以________”时,平面设计师内维尔·布罗迪(Neville Brody)答到:“这已经是一个完整的句子了。设计可以。确保全世界人口可以获取水、食物、卫生设施、住宅——所有这些都是设计。”或许更好的问题是:“设计不能做什么?”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3年5月末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3年5月末

作者:
《今古传奇•武侠版》杂志社
         
¥1.99

【楼兰 / 王晴川】二八少女,金枝玉叶;宫变横生,王国沦陷。娇弱公主扛起家国重任,走进大漠中央危机四伏的鬼域龙城……《楼兰》就是一种变的探索。《楼兰》是沙漠探险武侠、文明探秘武侠、神话考据武侠?可能都有些影子。我一直以为,那些种类繁多的分类,探案武侠、言情武侠、奇幻武侠等等都只是外衣,始终保有武侠的内核才是更重要的。“楼兰”这个题材一直很吸引我。季羡林曾说过:“希腊文明、穆斯林阿拉伯文明、印度文明、中国文明,这四大文明真正交汇的地方就是在新疆,别的地方没有。”而在新疆曾经存在过的诸多神奇古国中,楼兰无疑是其中最神秘最独特的一个。著名考古学家王炳华也说,当年楼兰的重要性和繁华程度,就像今天的香港、上海、新加坡,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丝绸古道上的繁华古城,各路文明的奇特交汇,湮灭于沙海的神秘消逝……楼兰确实有说之不尽的卖点和话题。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12月上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12月上

作者:
《今古传奇•武侠版》杂志社
         
¥1.99

【窃天书·郁轮袍】文/逆水行舸一点烛光幽微,隐隐勾勒出大殿轮廓。案后莲台供奉着两尊神像:乾达婆女像头梳七朵螺纹髻,颈挂璎珞项圈,怀抱古琴呈弹奏状;紧那罗王像趺坐于地,戴毗卢帽、着郁轮袍,膝上横一锦瑟,垂头侧首,十指按弦,呈侧耳倾听状。此刻,“砰”的一声,灰尘腾起,一人被摔到香案下,周身绑缚宛若大粽子。四个人影各持寒光凛凛的兵刃,呈扇形缓缓逼近。那四张面孔隐藏在明暗交织的光影中,仿佛都涂了层釉彩,斑驳且狰狞。一个哑嗓子道:“王乐禅,交出《郁轮袍》就饶你不死,否则……”其他人也跟着“嘿嘿”狞笑起来,直如壁画上的群魔。【津门】文/风亦寒民族危难之际,乱党、军士、女人,他们重逢在歌舞升平、浮华喧嚣的竹楼,又将因民族大义天各一方……【墓法墓天·命运的交叉渡口】文/李亮这个故事,发生在劳大去复国军之前。那时候他还不认识摇光公主,更不要提什么蔡紫冠。那时候他还有个弟弟,他们都在一个渡口上摆渡挣钱。那时他只有一面红旗。那时他正年轻……这个不得不说的故事,就是关于他和他命里的那个女人的……一次相遇。【山河·终结篇(卷六)】许惊弦与水柔清、阿义在前往鸣佩峰的路途中,遇到了非常道高手的追踪。他有意带着追踪之人来到熟悉的汶河城。结果将军府五指中的中指行云生帮他们驱走非常道杀手,并带着他们来到黑二的住所后离开。许惊弦和头戴斗笠、身背偷天弓的神秘黑衣人斗千金相认,并带着黑二叔一同上路。路上,斗千金向许惊弦透露了他在京师中无意间发现销金窟秘会的惊人消息……更多精彩内容详见全刊喔!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7月下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7月下

作者:
《今古传奇·武侠版》杂志社
         
¥1.99

【无衣·野渡舟/田七龙骨】国破家亡,奴酋横行,乡野的渡口,悄然上演一场舍生取义的刺杀。【键器·刑天(三)/小椴】“那是什么?”罗斐忽然遥指着远方的天空。只见浮城内,那个金属与巨石建构的阔大城堡内,遥遥升起了一道细细的黄烟。那黄烟抖动着扶摇直上,直达几千米的高空。紧接着,一道又一道黄烟从城堡内升起,而那条骊龙趁着炮火的间隙,已突破屏障飞到浮城上空。它俯冲过去,在炮火间穿梭,经行过处,不时有黄烟冒起。直到那黄烟冒出十几道时,那条巨龙才盘旋直上,诱领着那些黄烟向上直升而去。更多内容详见全刊喔!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6月上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6月上

作者:
《今古传奇•武侠版》杂志社
         
¥1.99

【无衣·荒村晨】文/田七龙骨程墨慢慢抬起双眼,他仿佛是一株新笋拔节而起,每一寸都是傲然现于天地的崭新模样。【评踪侠影】整理/忆江南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当各位侠友在看完每一期《武侠版》上的故事后,或有对主人公命运多舛的感慨,也有对江湖恩怨情仇的怆然于怀;有对作者滔滔江水般的崇拜,还有对情节结构的无力吐槽。这一期,小编将带来熊多多和林中飞鸿两位侠友在看罢《武侠版》后的精彩评刊。【夫在外】文/记无忌梅子雨初过。扶风山上,烟霭纷纷,拂水飘绵,远山岑寂。山抹微云,却遮拦不住毓秀堂中一片喧闹声。一个浓眉大眼的汉子,正瞪圆了虎目,看着满地琉璃碎片,一张脸僵硬呆滞,旁边围了一圈十多岁的少男少女,都目瞪口呆地望着他,最后一个麻脸少年开口道:“铁师兄,怎么办?”【我的传奇母亲】文/马鹿平凡母亲为救幼女,拼入江湖……【临渊·焚舟誓】文/三月初七海上大战已经过去了一年,陆拾隐居在江阳城中做了一个小小的捕快。原本平静的生活却被一桩突如其来的凶杀案所打破。当主犯张云龙落网、从犯赵函远重伤之时,案情却有了进一步的变故……县衙内,众衙役集合,击鼓的人被带上大堂。黄陵急急奔出来,一见那击鼓人,登时一愣:“铁老大,你搞什么鬼?”那击鼓人正是江阳府退伍军士的领袖,铁如松。看到黄陵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铁如松冷冷一笑:“黄头儿,别急,我只是又发现了一些线索,要向尹大人禀报。”更多精彩内容详见全刊喔!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12月下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12月下

作者:
《今古传奇•武侠版》杂志社
         
¥1.99

【天山童爷】月裹鸿声◎文老天重新给你一次施展才华的机会,为了亲人,该放弃还是继续?【百家·出入局】文/羽爻破家传人横空出世,从武汉越王勾践剑一案开始,掀起了当代江湖的狂风骤雨。在他的一手操纵下,墨家巨子与兵家戚爷的交情宣告破裂,转而与法家结盟,对抗兵、儒两家的联合压制。如今墨家又遇强敌,破家传人是否仍能身在局中,来去自如?【刃与花·钩吻】文/璃砂灵塚山一役,原涧利用前来行刺的翦明,于刑场逼周皇血裔轩阆现身。然而他所行之计,不过是为了交托自己病重之躯不能承负的社稷。轩阆感其诚意,将受草木精魂加护的命数血度给他,涉险救回其性命。然而两人却因此元气大伤,在青焱和石莲的护卫下暂时退居山镇宅邸休养。能御墨毒的荆南外出未归,翦明留下照料尚无力起身的原涧,让旁人不必靠近致命的黑血毒源。【山河·终结篇 卷七】时未寒安排刘书元护送斗千金和黑二去梅影峰后,许惊弦与水柔清、阿义一行来到了鸣佩峰。水柔清带着他们行至英雄冢重地,见到四大家族现任盟主、点睛阁主景成像和英雄冢主物天成……宫涤尘与何其狂带着白玛乔装入京,官道上先后遇到碧叶使、乱云公子劝其离开并给其信物。宫涤尘叫白玛与碧叶使离开,独自与何其狂入荒谷,遇泼墨王与伏兵后,身中霜雪漫觞之毒晕倒……更多精彩详见全刊喔!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7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粤)字第03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908260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B2-20090191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