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知行学术通讯》2013年第4期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3年第4期

作者:
传知行
         
免费

郭玉闪曾在2005年的一篇旧文中写过:“多年的错误政策已经使得北京出租车业利益丛生、盘根错节。”而今回盼,举国此业,丁卯仍是,其根壤紊乱,枝叶焉华?今年四月,北京市政府相继出台了一系列出租车行业调整动作,5月7日,北京市发改委公布方案将基价标准和计程标准全部上调;紧接着《北京市出租车电召服务管理办法》出台;5月23日,召开的出租车调价听证会,25名听证人员中共有23人表示同意涨价。出租车行业作为传知行的传统研究领域,5月19日,本所联合《财经》杂志,邀请了学界、媒体以及出租车行业内部人士共同探讨有关出租车改制的话题,希望为行业的发展和改革有所帮助。与会嘉宾有余晖、沈岿、张耘、王军、童大焕、杨芸、邵长良等,会议内容请详见本刊。除此之外,本期封面专题编发了一组文章,就“涨价”问题以及出租车行业的根本症结——特许经营进行了讨论。其中,郭玉闪的《制度不改,不能提价——北京市出租车业提价评论和改革方案》、贾西津《政府特许经营权探析——以北京市出租汽车行业为例》、王军《出租车业的企业形态和行业治理》、由晨立《中国出租车行业大事记》皆为旧文,因其中讨论之种种仍然存在,几无改变,故借近来讨论氛围特此重发,希引起各方重视。破除管制我们谈了十多年,但效果甚微,今日所会所文一方面试图抛砖激起涟漪,一方面衷心盼望大家之共识共举能够对这个行业的改革形成可视之进步。社会的进步总是很缓慢,各种公共事务在同一聚光灯下发散诚然可喜,有如二十年后重新激起舆论汹涌的朱令案:“程序正义”、“无罪推定”、“言论自由”等话语器物甚嚣尘上。郭玉闪《对世界的态度》一文认为,在当今中国这样一个充满了不义的国家里,我们要对具体人在具体事件以及恶性案件的角色里表达我们鲜明的立场;比如面对此案中的孙维,我们对具体事实认识越清,对具体事所涉及的具体人就应该态度越鲜明。楚望台《以“朱令案”衡量侦查公开》一文,则对此案凸显出的程序问题,特别是侦查秘密与侦查公开之间的矛盾进行了讨论。看着侵犯公共利益的事件时时地地发生,每每如浪拍沙岸,声势震天,却会又很快了无痕迹,《通讯》的编者,也与每一位读者一样,感叹人的适应力真是种深入骨髓的天赋。在这个状态下:理论、分析、调查、数据、争辩、听证的价值都被颟顸的权力所压抑,但我们也发现,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媒体、观察家甚至决策方都逐渐参与到我们讨论中,这样的反应让我们不必只期待祥瑞和天谴了。此外,本期《通讯》在美术编辑赵金娇的支持下,版面设计有些调整,希望读者将体验与我们分享,帮助我们改进。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0年第7期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0年第7期

作者:
传知行
         
免费

7月,长江流域普降大雨,三峡大坝“蓄”“泄”之间,引起舆论的密集关注,牵动了国人的某根神经。鉴于此,我们特别制作了三峡防洪专题,在此收集了一些文章和资料,供有兴趣的朋友们参考。戴晴老师是中国著名的独立知识分子,自80年代以来一直坚定的反对三峡工程上马,是最有名的三峡反对派,她关于三峡工程的看法不容忽视。值此炎夏,戴老师拔冗为本专题写就了《昂贵的三峡工程防洪》,我们在此表示敬意。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汤耀国先生也是多年关注三峡工程的业内人士,感谢他为本刊惠赐《洪水考验下的三峡工程》一稿。老百姓的看病问题一直是个老大难。近来,广东省茂名市高州市人民医院以“薄利多销”的方式做到了既让老百姓看病不贵,同时也能够赚大钱。在公立医院进退维谷的今天,“高州模式”的出现无疑给人以柳暗花明的感觉。然而,如果既有的管办不分和管制重重的体制不改革,“高州模式”也难免昙花一现的命运。本期时评专栏我们特别制作了子栏目——“医改观察”,本栏目的文章有由晨立的《制度重于医德》,该文指出,要实现新医改的目标,非实现“政事分开”、“管办分开”、“医药分开”、“营利和非营利分开”这“四个分开”不可。还有杨孚瑞的《“高州”不是模式》以及《高州医院凸显价格管制弊端》,通过宏观和微观各个角度都说明高州医院成功在目前体制下只能是个特例,公立医院改革依然任重而道远。但是如果如果政策制定者真的能够从高州医院吸取经验教训,看不起病的问题也许不是那么难以解决。本期的好书推荐一栏,楚望台用书评方式为我们罗列了一份有关近代中国种族主义话语的书单,感谢他的好点子,以后我们会争取每一期用相同方式为读者按分类推荐一些好书。另外,很高兴有几位新朋友加入了本期的撰稿和制作,主要从事与中国政教关系和土地制度相关实证研究的独立学者孔德继先生,通过多年对中国高校制度的观察,中美类似制度的对比,在《呼唤有政府的野鸡生存——由唐骏事件反思中国教育》一文中,从事实分析入手,直问中国高等教育何去何从。一直以来心存恢复历史正义大目标的余世存先生,最近为尚未付梓的《回到卢作孚》一书作序,他写到:“就在中国人对成功人士献媚或成功人士洋洋得意之时,社会戾气空前地高涨。普天之下,莫非暴民,率土之滨,莫非暴行。这种残暴之横行,成功人士也在所难免,甚至是攻击的重要目标。”当举国将成功模式奉为人生的圭杲并顶礼膜拜之时,世存先生提醒我们,人生还有另一种生存范式,民国的卢作孚等人就是其典范。他们向我们昭示了人生的丰富性,生活的内涵,以及伟大的真正尺度。本期副刊收录这篇序言,感谢世存先生。另外,还收录了綦彦臣先生《“ 白封出版”的重大意义》和远在澳洲的李程远先生为我们惠寄的一篇人物访谈——《对话黄有光》,在此一并感谢。最后,感谢中央美术学院李一凡先生的封面设计,感谢参与本期校对工作的王浩东先生,感谢所有为本期撰稿的朋友、同仁。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0年第2期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0年第2期

作者:
传知行
         
免费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0第一期自上月中旬发刊以来,收到了很多朋友的鼓励和建议,在此向大家致谢。本期《通讯》涉及近期多个热点话题,这其中有任星辉揭露计生法将国家提倡偷偷变为公民义务的《从家庭到国家强制的偷渡》,黄凯平展开“物业税”难题讨论的《“物业税”争议中被忽视的问题》,其他还有涉及到农村医改难题、城市土改、海外投资等多个公共话题议论的文章。《通讯》不但是本社科类电子杂志,也是一个交流平台,我们非常欢迎您参与到我们的讨论中,希望听到您的反馈意见,当然,也欢迎您不吝笔墨,为我们赐稿。我的电邮:chinajinfusheng@gmail.com(金复生)。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0年第1期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0年第1期

作者:
传知行
         
免费

朋友们,寅年伊始,《传知行学术通讯》(以下简称《通讯》)在这苍老国度明暗混淆、祸福不知的“两会”之际迈出了第一步,恰逢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成立三周年之际,我们推出了《通讯》第一期。首先要感谢各位同仁无私的供稿,本《通讯》是我们对外的一个窗口,每月一次将近期所作的工作、报告和每一位研究员最近的研究新得、所思、所想、所感、所发呈现给大家,也会将近期我们所关注的新闻、文章、博客、好书推荐给大家。 《通讯》内容分为以下几个部分:一、传知行动态;二、研究专栏(传知行研究员的专业研究文章);三、时事评论(聚焦最近具有影响力的公共事件);四、副刊(传知行研究员个性的文字集合) ;五、传知行推荐(我们的关注) 。同时,我们希望看到您的反馈意见,也欢迎您不吝赐稿。我的电邮:chinajinfusheng@gmail.com(金复生) 。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3年第2期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3年第2期

作者:
传知行
         
免费

1987年,中国城市土地法律由“严禁土地流转”过度到“有条件允许转让”,从严禁转让、租赁和买卖,到形成可以拍卖土地使用权的市场体制,在国家行政和立法层面,仅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是此,土地即成为各级地方政府手中的超级“香饽饽”,出让土地并获得土地出让金成为地方政府增加财政收入及促进GDP增长的不二法门,此即为大家耳熟能详的“土地财政”。本期封面专题探讨两个问题,其一,土地财政模式之下,政府作为城市经营者,土地作为城市的核心资产,那么,政府出让土地是否具有历史合法性?城市土地从私有到国有即是一部掠夺史,当前各地权力集团的土地财政正在建立在这掠夺基础之上,详见华新民与何正军的文章;其二,楚望台的文章以土地财政的重庆模式为例,在实证基础上以大量详实的数据解剖该市土地融资平台,道出权力集团凭借土地资源大搞国家资本主义之真相。南周新年特刊事件,导火索乃宣传部官员庹震强行换改南方周末报新年特刊的发刊词,乍一看乃一官员个人行为所造成之局面,细究实乃我国一整套新闻管制机制实行多年的必然结果。广州大道289号的南方大院在烧热,火焰迅速蔓延至南北大地,学人士者大量只身进入,或呐喊,或上街,其目的只有一个——声援中国的报业佼佼者南方周末,共同捍卫早已写入中国宪法的言论自由。中国从来不乏群体性事件,但出现两岸三地学者的联合抗议还是第一次,故是中国公民社会发展时间轴上具有重要意义地一刻。虽然事件已然过去两月,我们心中波澜仍然未平,故制作此卷,记录历史的同时,亦是发出一份声音和期待。去年底,著名维权律师滕彪在香港中文大学的一次演讲中提到,目前中国维权领域的核心分歧是政治化与非政治化的分歧,此论一出,立即引起了小范围的争论。就此,《阳光时务周刊》就此话题专门采访了在维权领域做过多年行动的郭玉闪,他认为,其实政治化非政治化根本不需要强调,或用于作为区分的标准。在个案维权中,最重要的区别不是所谓要不要表达政治理念,而是办案律师是不是以当事人的利益最大化为第一策略目标,政治化与非政治化都应该是从属于这个目标。真正需要注意的是民间维权如何更加专业化,寻找更有效的方法去辩护去发起运动。本期时评征得《阳光时务周刊》同意,分别转载了滕彪、郭玉闪两位有关维权有关转型话题的专访。今年一月,相继传来了两位自由主义学者去世的消息:邓正来、许良英,一位黑发待白,一位白发皓首。前者被称为“中国第一个学术个体户”、是首位将哈耶克著作引进中国的学者。后者是物理学家、思想家以及社会活动家,无疑这三个头衔中最亮眼的是思想家,他思想的深刻性和对民主的认识和研究,超过了很多同时代学者。二月十四日情人节,当代伟大的法律哲学家德沃金撒手人寰,五天后,世界上又失去了一位经济学大师——阿尔钦,他在推广和深化科斯理论的基础上,提出了产权界定成本和产权排他性、分割性、外部性,他的许多观点被经济学人广为引用。本刊在此向几位逝者表达敬意,愿安息。当我们回视往日,总是心事重重,未来是过去的重复或是轮回,皆由个体努力从而发生群体效应而决定。令世人揪心的2012在事实面前不言自破,这充分说明末日总是活在“愿者”、“信者”的心中,在充塞天地宇宙的浩然之气面前,必定毫无市场。让我们与天地宇宙同呼共吸,养其性,存其性,不动心而至刚至大之心自生。与读者共勉。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0年第4期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0年第4期

作者:
传知行
         
免费

《通讯》已经走到了第四期,首先还是要再一次感谢各位同仁工作之余无私的供稿以及读者朋友们的支持和鼓励,很抱歉我们对读者的来信不能一一回复。今年五月份是汶川大地震两周年,为此本期我们专门制作了“纪念”一栏,怀念那些死去的大地震受难者并向四川义士谭作人致敬。在这半年的制作过程中,《通讯》的发布平台也在不断完善之中,为了方便读者的订阅及下载、阅读。我想有必要将这些方式一一介绍给大家:一、订阅:传知行主网站右下方的订阅窗口、也可给我来信要求加入我们的google groups,这样可以在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最新出炉的《通讯》;二、下载:主网站下载页面、新浪爱问下载页面;三、阅读:《通讯》的搜狐博客。最后告知一下,《通讯》里所引用的图片大部分来自于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或者给您带来了不便,请写信告诉我们。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3年第3期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3年第3期

作者:
传知行
         
免费

较五年前汶川地震,此次雅安救援的民间表现要更加专业、冷静、从容不迫,无疑整个民间社会的态势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壹基金的专业救援队,肉唐僧的募捐平台“肉铺”,谷歌新浪百度的互联网寻人平台也以其成熟的技术终端支撑着这场举国牵动的大救援。在信息发布及汇总方面,相较于汶川在内的历次救援,此次民间力量无疑占据了制高点,理性和专业纷纷取代了朴素的善念和激情。这充分说明民间社会有其自生性,雅安救援通道的拥堵并非源于社会力量的介入,其根在于各地各级政府在救援方案设计时,完全没有将民间力量纳入相关规则和秩序,此一责任,不容推卸。另一边,饱受工业污染的京沪两地道路交通同样拥堵不堪,我们的制度设计者习惯于控制控制再控制,基本无视内生型规则,总是企图以行政命令解决一切问题。传知行研究员刘志指出,私车数量控制只能减少增量,而对于存量造成的城市拥堵不可能望梅止渴。北京的摇号尚值得肯定,而上海的牌照拍卖则根本是赤裸裸的侵犯个人权利行为。同样的道理,面对数量明显严重不足的北京出租车,主管部门一方面延续着多年的数量管制政策,一方面又将矛头指向“黑车”,研究员由晨立在《“的士之殇”背后的利益根源》一文中指出:“近两年,打车难愈演愈烈,乘客们的抱怨不绝于耳,抱怨是理所当然的;但很多人在抱怨出租车难打的同时抨击黑车,这却是打错了方向。”具体分析请见内文。毒害食品、雾霾、死猪、鸟雨,以及无法预计的XXX……公民应该稍微知道:对于公共卫生的灾难,政府应当和不应当做什么,并把它变成常识。这方面,强烈推荐研究员杨子立的文章《劳工健康权初探》。中国税负已异常繁重,以致于政府改革的任何税收政策都打着“减税”的旗号,以期博得媒体与公众的理解与支持,当前试点的“营业税改增值税”的改革就是这样。既然目的不是为了“减税”,那营业税为什么要改增值税?这其实是一个关于重复征税的问题。以“个人所得只应被课税一次”的原则来审视所得税,我们就会发现,企业所得税与个人所得税其实都是同一经济渊源,它们都源自企业在市场交易中的利润,因此所得税也属于重复征税。本期推出“重复征税”专题,就是试图从重复征税的角度对中国繁杂的税制做一个剖析,并介绍了消除重复征税的可能方案——单一税税制。这个四月固然是残酷的季节,但阳春也使人心智澄明清澈,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已不再受安逸的愚蠢所诱惑——只管于危境中笑谈疾苦事、畅饮太平茶,随世沉浮———尽管愚人者的癔梦总以复兴和拯救的模样出现,像一条无帆无桨的破船招呼自甘愚蠢者与文明割裂,驶向无的之处,但我们的读者多有穷不改气、达不改志、独立思考、精神自由的修养,必将负起社会中坚的重任。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0年第6期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0年第6期

作者:
传知行
         
免费

前几天,公民社会的积极倡导者、行动家老虎庙先生新一轮的“千里单车行”又重新启动了,这一次的路线是黄河中上游地区(对此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他的博客),这几天正处于本期《通讯》的收关阶段,很遗憾不能前去为他送行,在此祝他一路平安。就在上一周的某次聚会结束之后,他还因在爱知行播放独立纪录片的事情被派出所传唤。当这个电子文本编辑结束之后,我用鼠标上下来回肆意翻滚着汇编完成的PDF文档,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毕竟本期是创刊以来篇幅最长的一次,共172页,文章20篇。这一期我们制作了两个小专题,一个是讨论民族自治问题的“治道”(感谢黄凯平想出这个恰如其分的名称),它由两篇文章组成,一篇是西藏作家唯色女士惠赐,一篇是宪政学者王建勋教授为本刊新近写就的《从大一统走向联邦主义》,两文从不同角度、观点对现行的民族政策提出了犀利的看法,引人深思,所提出的主张值得当局借鉴。另一个专题与近期波兰政治家米奇尼克的访华相关,我们特别准备了一系列与此关联的文章、访谈,内容近半是在第一时间发表,值得好好一读。米奇尼克先生在波兰转型过程中发挥过巨大作用,是一位在国际上享有巨大声誉的政治家及思想家;米奇尼克的著作《通往公民社会》经崔卫平教授翻译,在国内风靡一时,相信国内读者应当不陌生。我们全文刊载了米奇尼克与中国学者、网友两次交流活动的文字记录,以及他与崔卫平老师7 月8 日的一次访谈。同时,我们很高兴远在美国的胡平先生同意我们转发他的《米奇尼克:人?角色?思想》一文,胡平先生是中国民主墙时代最有影响力的领军人物之一,八十年代自由主义阵营的重要人物,在此向他致敬。除此之外我们还刊登了由崔老师翻译的《反权威的造反——丹尼?科恩?邦迪访谈米奇尼克》,以及青年学者余盛峰模拟与米奇尼克对话的《与亚当?米奇尼克的梦中谈话》,其文构思新颖,文笔不俗,与大家共赏。由传知行研究所整理汇编成册的《思想的蝴蝶》一书付梓待印了,本期“副刊”栏目我们全文刊登了本书主编之一郭玉闪的一篇序言《自由是封锁不住的》,作者以自身经历为主线,内容涉及自2003年起发生在北大校园内外的多起公共事件。作者坚信,我们今日所尝试自由生活之种种,都在使中国走向公民社会、走向自由,这是中国的一条不归路。细心的老朋友一定会发现,这一期的封面发生了变化,种种迹象表明《通讯》在向成熟一方不断迈进,在此特别感谢王家敏小姐精彩到位的封面设计,感谢玉闪兄应接不暇的好点子,好方案,还要感谢所有撰稿的老师、朋友、同仁,此不一一赘言。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0年第3期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0年第3期

作者:
传知行
         
免费

继第二期《传知行学术通讯》之后,第三期又和读者见面了。从本期起我们增设了“转型研究”栏目,不定期将最新的转型研究与大家分享;除此之外还增设了“大学论坛”栏目。中共前宣传部部长朱厚泽先生于2010年5 月9 日逝世,我们临时为他的离去开设了“逝者”一栏,以王天成先生《纪念朱厚泽先生》一文遥寄我们的哀思。公民社会的健康成长,需要每个个体的积极参与,以及公民意识的觉醒。作为一个交流平台,《通讯》期待着您的参与,和您一起努力,使中国社会朝着民主、自由、宪政、法治、公平的方向上发展。我们也欢迎,您给《通讯》提出宝贵的建议或批评意见。另外,本《通讯》大部分所引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在此一并向所有图片的提供者致谢。我的电邮:chinajinfusheng@gmail.com。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0年第5期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0年第5期

作者:
传知行
         
免费

前几天,公民社会的积极倡导者、行动家老虎庙先生新一轮的“千里单车行”又重新启动了,这一次的路线是黄河中上游地区(对此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他的博客),这几天正处于本期《通讯》的收关阶段,很遗憾不能前去为他送行,在此祝他一路平安。就在上一周的某次聚会结束之后,他还因在爱知行播放独立纪录片的事情被派出所传唤。当这个电子文本编辑结束之后,我用鼠标上下来回肆意翻滚着汇编完成的PDF文档,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毕竟本期是创刊以来篇幅最长的一次,共172页,文章20篇。这一期我们制作了两个小专题,一个是讨论民族自治问题的“治道”(感谢黄凯平想出这个恰如其分的名称),它由两篇文章组成,一篇是西藏作家唯色女士惠赐,一篇是宪政学者王建勋教授为本刊新近写就的《从大一统走向联邦主义》,两文从不同角度、观点对现行的民族政策提出了犀利的看法,引人深思,所提出的主张值得当局借鉴。另一个专题与近期波兰政治家米奇尼克的访华相关,我们特别准备了一系列与此关联的文章、访谈,内容近半是在第一时间发表,值得好好一读。米奇尼克先生在波兰转型过程中发挥过巨大作用,是一位在国际上享有巨大声誉的政治家及思想家;米奇尼克的著作《通往公民社会》经崔卫平教授翻译,在国内风靡一时,相信国内读者应当不陌生。我们全文刊载了米奇尼克与中国学者、网友两次交流活动的文字记录,以及他与崔卫平老师7 月8 日的一次访谈。同时,我们很高兴远在美国的胡平先生同意我们转发他的《米奇尼克:人?角色?思想》一文,胡平先生是中国民主墙时代最有影响力的领军人物之一,八十年代自由主义阵营的重要人物,在此向他致敬。除此之外我们还刊登了由崔老师翻译的《反权威的造反——丹尼?科恩?邦迪访谈米奇尼克》,以及青年学者余盛峰模拟与米奇尼克对话的《与亚当?米奇尼克的梦中谈话》,其文构思新颖,文笔不俗,与大家共赏。由传知行研究所整理汇编成册的《思想的蝴蝶》一书付梓待印了,本期“副刊”栏目我们全文刊登了本书主编之一郭玉闪的一篇序言《自由是封锁不住的》,作者以自身经历为主线,内容涉及自2003年起发生在北大校园内外的多起公共事件。作者坚信,我们今日所尝试自由生活之种种,都在使中国走向公民社会、走向自由,这是中国的一条不归路。细心的老朋友一定会发现,这一期的封面发生了变化,种种迹象表明《通讯》在向成熟一方不断迈进,在此特别感谢王家敏小姐精彩到位的封面设计,感谢玉闪兄应接不暇的好点子,好方案,还要感谢所有撰稿的老师、朋友、同仁,此不一一赘言。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3年第1期

《传知行学术通讯》2013年第1期

作者:
传知行
         
免费

2013新年特刊

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