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3人评分
字数:9.5万
点击:1.7万
分类: 社会学
标签:

用户还喜欢

  • 通往大国之路:中国的知识重建和文明复兴

    通往大国之路:中国的知识重建和文明复兴

    郑永年

    《通往大国之路:中国的知识重建和文明复兴》是郑永年教授的最新作品集,从宏观和微观两方面系统表述了作者对于中国软实力的深刻思考。改革开放以来,尽管中国国门大开,中外之间交往越来越多,但是中国和世界之间对很多问题的看法的分歧则越来越大。中国缺少一个能够向外在世界解释自己的知识体系。长期以来,中国知识界的各个阶层和群体,一直在借用他人的概念和理论来解释自己,结果不仅不能解释自己,反而曲解了自己。这需要知识分子也即知识的生产者思考西方的知识体系是如何产生的,我们自己如何能够生产自己的知识体系。从更高层次来说,任何一个文明的核心就是知识体系,也就是说,中国文明复兴的关键就是中国知识体系的创造。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集子关切的是中国的文化软力量问题。

  •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瑞典】弗雷德里克·巴克曼

    欧维,这个59岁的老头,脾气古怪,带着坚不可摧的 原则、每天恪守的常规以及随时发飙的脾性在社区晃来晃去,被背地里称为“地狱来的恶邻”。他每天一大早就四处巡视,搬动没停进格线的脚踏车,检查垃圾是否按规定分类,抱怨谁家的草坪还不修剪,诅咒那只掉了毛的流浪猫。没完没了 。他想自杀。直到一个十一月的早晨,当一对话痨夫妇和他们的两个话痨女儿搬到隔壁,不小心撞坏了他的邮筒……这里有一个愤怒的恪守常规的普通邻家老头,一对话痨夫妇和话痨女儿、这里有一只掉了毛的乱蓬蓬的倒霉猫,这是一场人与人之间的迷人相遇……

  • 世界热议中国:寻找共同繁荣之路

    世界热议中国:寻找共同繁荣之路

    郑必坚;【美】亨利·基辛格

    《世界热议中国》认为,在全球化时代,国家之间相互依存不断加深,全球性的问题只能由全球共同解决,必须构建有效的全球治理体系。中国的和平崛起给世界带来的是机遇和市场。郑必坚提出,中国需要和世界一切相关国家和地区扩大和深化“利益汇合点”,构建“利益共同体”。而基辛格也提出了构建“太平洋共同体”的概念,指出中美冲突并非必选项;作为21世纪世界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必须战略合作,否则世界不可能有真正的和平与发展。在过去30多年里,中国经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个拥有辉煌过去的古老国家,正在回到它已经坐拥了300年之久的地位,绽放出新的光彩与活力。在历史上,大国的崛起往往引发新旧大国的冲突。中国的崛起对世界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未来十年,中国将如何影响世界?中国是否可能取代美国成为西太平洋的统治力量?世界各国该如何寻求合作共赢,避免战争和对抗?

  • 夜色人生

    夜色人生

    【美】丹尼斯•勒翰

    美国文坛苦等一个世纪的教父级经典!本•阿弗莱克导演同名电影即将上映!美国亚马逊年度推理小说、爱伦•坡奖年度小说、《出版人周刊》年度推理小说桂冠!人生无非就是,酒在流动,子弹在飞,有些人失去了自我,有些人找到了自我。乔•考克林,身为高级警官的儿子,却加入了当地最有势力的黑帮。然而,他总说自己“不是黑帮分子,而是法外之徒”,不想过别人定义好的生活,想创造属于自己的规则。他的夜色人生徐徐展开,他知道死亡终将来临,但在那之前,他决心好好地、痛快地活下去。

  • 2013年上海精神文明发展报告

    2013年上海精神文明发展报告

    谢京辉;王泠一

    《2013年上海精神文明发展报告》为连续性年度报告,由总报告、.理论专题报告和国情调研报告组成,集中反映了上海文化、城市文明、道德培育等多方面的最新发展成就和一线生动案例。

沉疴遍地

沉疴遍地【美】托尼·朱特  著

《沉疴遍地》入选“全球思想家正在阅读的20本书”,当代最重要的思想家托尼·朱特给下一代公民的一份厚礼。我们今天生活的方式中有某种根本性的谬误。在《沉疴遍地》中,我们时代最为著名的历史学家和思想家之一托尼·朱特揭示了我们是如何陷入面前这个危险而混乱的境地。朱特巧妙地将我们习以为常的东西,凝聚成了使我们能够对当前局面中普遍的不安进行深思,继而从中解脱出来的方式。
2008年的经济崩溃已经证明,界定战后欧美生活的社会契约——对安全、稳定和公正的保障——不再能得到保障;事实上,它已经不再是公共话语的一个组成部分。朱特摒弃了极右派虚无主义的个人主义和已经原形毕露的社会主义,为我们提供了表达我们共同... [展开] [收起]

作者简介

托尼·朱特(1948—2010),历史学家,以其对欧洲问题和欧洲思想的深入研究而闻名于世。出生于英国伦敦,毕业于剑桥大学国王学院和巴黎高等师范学校,先后执教于剑桥大学、牛津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纽约大学。


1995年,他创办雷马克研究所,专事欧洲问题研究;1996年,当选美国文理科学院院士;2007年,当选英国社会科学院院士,并获汉娜·阿伦特奖; 2008年,入选美国《外交政策》评选的“全球百大思想家”;2009年,以其“智慧、洞察力和非凡的勇气”获得奥威尔终身成就奖。

评论(3条)

为该书打分

    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