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1人评分
字数:11.7万
点击:27.8万
分类: 今古传奇武侠版
标签:

用户还喜欢

  • 特别文摘2016年1月A版

    特别文摘2016年1月A版

    特别文摘杂志社

    在文学鉴赏方面为读者开辟了新的视野,以它独特的魅力和真诚吸引了广大读者,作品寓意深邃,逻辑严密,观点新鲜,立意新颖,朝气蓬勃,给广大读者以生活的启迪和哲理的教诲。

  •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7年第1期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7年第1期

    《今古传奇•武侠版》杂志社

    文争武斗,群侠论剑:文武兼备声名起,刚柔并济华夏魂。

  •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9月末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9月末

    《今古传奇•武侠版》杂志社

    【天下武当】文/三月初七百年时光弹指而过,二十年谋划奇袭,五行大阵惊天秘籍,四名少年对抗群魔,两颗丹心狭路相逢,一生知生却不知死。

  •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12月末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4年12月末

    《今古传奇•武侠版》杂志社

    【绿衣】林戈生司徒檀越的性命并非欠给芸芸众生,乃是欠给自身;在苦海中挣扎受苦而不得解脱的,非仅是檀越刀下的冤魂,亦是檀越自身。传说司徒飒是个侠客,更多的人说他是索命的恶鬼。世上有千千万万人,这些人有万万千千张嘴,死者可以生,邪者可以正。你千万不要相信耳朵里刮进来的东西,那比一阵风也重不了多少。江行云虽然只有十六岁,但他的耳朵却很灵,就好像圈圈绕绕的耳蜗里还生着一只灵敏且隐形的鼻子,闻得出飘进来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正如他现在端起面前的酒杯抿一口,就品得出这酒里掺了几成水。可他还是不动声色地把酒喝了下去。今晚没有月亮,这样的天色,正适合在一家萧条的酒馆,花上两块碎银子,买下百晓生那一堆醉醺醺的废话,再把那句顶顶重要的话——不超过二十五个字,挑出来,记在心里。夜路湿滑,早间下的冻雨结了冰,凉意从靴子底下嘶嘶地攀着骨肉爬上来,江行云翻掌强压,寒意颇有眼色地低下头去。但随着少年“唔”地一口冷酒呕了出来,那盘桓在脚底的寒意顿时如猛虎出笼,咆哮着吞没这具年轻的躯体。呼啸的穿堂风像是鬼哭。“双柳巷,门口有一对白纸灯笼。记住,司徒飒不收银子。”百晓生说话时醉眼蒙眬。江行云攥着拳头,如濒死之人握住最后一根稻草,跌跌撞撞,一步一踉跄地往前走。双柳巷巷子口果然有两棵柳树。一粗一细,在朔风里摇曳着枝条。白纸的灯笼在风里滴溜溜地打转,蜡烛早吹灭了,像一对噙着怨毒的、瞎了的眼睛。江行云伸手叩门,略一使劲,门“吱呀”一声,竟自己开了。三进院落,东西厢房,无一盏灯,无一个人。江行云环顾一圈,“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司徒飒前辈,晚辈江行云冒昧求见!司徒飒前辈,晚辈江行云冒昧求见!司徒飒前辈,晚辈——”“啪”。江行云的脸偏到一边,这一巴掌打得好重,偏偏声音又轻又闷,倒好像江行云弱不禁风,一巴掌就能抽死了他似的。江行云蓦地睁大眼睛:打他的不是人。他并非咒骂,那只打他的手落在身前半尺的地方,一只孤零零的、死人的手。老天爷呵出一口雾蒙蒙的冷气,天色渐渐泛白。当江行云在青砖地的院子里挣扎着醒来时,面前有一人正坐在门槛上吃阳春面。“司徒飒前辈——”江行云哑声道。司徒飒不理会,吃完面洗好碗,从柴房门背后拿出一把大笤帚开始扫院子。百晓生说:“一百个人嘴里有一百个司徒飒,恶人也分三六九等。邪恶?残酷?冷漠?贪婪?哪里说得清。”“司徒飒前辈。”江行云道,“晚辈广陵安泰镖局江重总镖头次子江氏行云,江氏一门三十九人,合镖局上下八十五人,去年九月初九遭灭门之屠,血流成河,妇孺皆丧。前辈若慷慨出手,晚辈必当死身以报,若有差遣,万死不辞!”司徒飒扫完了院子,从屋子里端出一只木盆,肩上架着矮凳,把东西放置停当后开始浆洗衣裳。江行云并不死心:“前辈,安泰镖局——”司徒飒转过头来,江行雨心中燃起一丝希望。司徒飒却连一眼也没看他,捡起那只青黄的死人手,用来在搓衣板上搓洗衣服,十分便利。“晚辈听闻前辈古道热肠,侠肝义胆——”洗衣水泼了江行云一脸,司徒飒顺势拿死人手挠了挠后背,背对江行云道:“闭嘴!聒噪得很。”在寒冬里冻了一晚,此时泼在脸上的洗衣水在江行云觉来竟有几分温热。他用冻得像生铁似的衣袖胡乱抹了一把脸,声音比刚才更大了些:“杀安泰镖局一门的,是绿衣社的人!”司徒飒的手停了下来。江行云追声道:“不仅如此,还劫走了尚未出镖的货,白马寺放佛骨的五重宝函,内有释祖指骨!”“你怎知是绿衣社?”司徒飒不动声色地问。“释道之共贼,两界之同妖,凡佛道两家的圣物至宝,绿衣社必定想方设法染指偷取,之后毁弃,这是其一。”江行云强压下寒毒引起的齿关战栗,对司徒飒说道:“死者伤口多由背入,透胸而出,宽不足寸,天下少见,非绿衣社的‘灭魂针’不能办到,是为其二。”司徒飒不为所动,死人手复又抬起,勤勤恳恳地洗衣服。江行云看着他牛马般无知无觉的背影,冻僵的手慢慢捏紧,声音被满腔的恨意撕扯得不似人声:“还有其三,我看见他们了,绿衣服,白面具,杀了人以后,要砍下右手带走。”“扑通”。死人手落进了洗衣盆里,司徒飒站起来,他弓背弯腰时似个风烛残年的老头,没想到站起来竟是这样的高。司徒飒挡住了天光,居高临下地望着江行云,说道:“那你怎么还没死?”“呼啦”一声,寒天冻地里,江行云霍然起身,将邋遢的袍子一把扯来丢得远远的,一时间,肆虐的寒风也静了下来。江行云他的后腰上有一道不足一寸宽的伤,极深,右手只剩一截光秃秃的手腕,胸前缠着厚厚的绑带。司徒飒面前的,竟是个十六岁、身段窈窕的少女。“我不是江行云,我是女子,安泰镖局江家大小姐江行雨。”只有一种人绿衣社是不杀的,没有右手的处子。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绿衣社在江湖里如同一道鬼影,他们行事之妖邪,手段之残忍,动作之迅疾,使人闻风丧胆,谁还有胆子去研究这伙魔物。而浩荡天宇之下,万万千千的人中,只有司徒飒一个,敢拂绿衣社的逆鳞。更多精彩内容详见全刊喔!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8年3月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8年3月《今古传奇·武侠版》杂志社  著

人身自有一天地——力从身外求,劲在身上游。 [展开] [收起]

作者简介

《今古传奇·武侠版》作为华语区武侠小说原创第一刊,不仅包含从试刊号到最近期刊的正版全集,还囊括各位名家十多年来发表过的所有武侠作品,用性价比最高的价格、最快捷便利的方式,向读者提供最优秀的武侠小说。

评论(1条)

为该书打分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7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粤)字第03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908260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浙B2-20160599

    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