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93人评分
字数:19.8万
点击:109.5万
分类: 人物传记
标签:

用户还喜欢

  • 坏男送上门

    坏男送上门

    真绚丽

    酒醉之后的她竟然主动缠着一个陌生美男的身子,第二天她被自己的一丝不着吓了一跳。天,她竟然就这样丢了第一次!谁想到,美男不能胡乱睡,睡了就要拿睡钱!一千万!睡一下这个男人,竟然需要一千万!谁让这个人,不是寻常人,而是正 虎堂的少主子!

  • 宠妻撩人:老公持证上岗

    宠妻撩人:老公持证上岗

    湛王妃

    江彦丞这辈子最落魄的那天遇见谭璇,她冷漠桀骜:“跟我结婚,这五百万归你。”他衣衫褴褛,身上有伤,不解地问她:“为什么?我一无所有。”谭璇毫不在乎:“你的一无所有和口齿不清正符合我的伴侣要求,一年时间,配合我演好戏,我会力所能及给你想要的东西,除了爱情,一切都可以。”黑暗中,江彦丞敛下眉眼,捏着那张支票,唇边的笑容变得森冷而危险。天之骄女如她,曾爱过一个最好的人,后来者通通都是将就。心机深沉如他,做惯了人生的主角,怎甘心只做陪衬?……许久后,露出真面目的江彦丞捏住谭璇的下巴逼近:“老婆,全世界都知道我被你谭小七睡过,谁还敢嫁我?咱们这辈子只能床头打架床尾和,离婚可由不得你!”

  • 爱似烈酒封喉

    爱似烈酒封喉

    桑榆未晚

    如果一个男人出轨,可以原谅吗?辛曼的答案是:不可原谅。一年恋情的终结,以她发现男友出轨开始,以男友发现她苦心隐瞒的秘密而结束。祁封绍指着她的鼻子,眼睛里充满了厌恶:“辛曼,没想到你竟然这样龌龊?你真恶心!”辛曼含泪转身,瓢泼大雨中踽踽独行。………………“按你们的规矩办。”夜场走廊上,薛淼从地下室的半开的门向里面看,毫不怜香惜玉地吩咐。这是第一次见,辛曼任务失败,只因为他一句话,被扒光了绑在地下室里忍受欺辱。他是C市薛氏掌权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众多名媛心仪向往的钻石单身权贵。而贴在她身上的的三个标签:26岁剩女,父不详,劣迹斑斑。在薛淼眼中的辛曼: 高智商,低情商,扮猪想吃虎的绵羊。可是,偏偏就是他看中了的这只绵羊,从刚开始的漫不经心,步步为营,到最后的弥足深陷。直到后来,她将一份净身出户的离婚协议书放在他的面前,说:“薛先生,我要离婚。”他浅淡的笑,宽衣解带,“薛太太,该就寝了。”

  • 权力巅峰

    权力巅峰

    梦入洪荒

    军人转业成为乡镇镇长,上任当天竟被晾在办公室无人理睬!且看脾气火爆,办事雷厉风行的他,如何凭借机智头脑和层出不穷的手段,翻手间覆灭种种阴谋,步步高升!

  • 宠妃撩人:摄政王爷欺上门

    宠妃撩人:摄政王爷欺上门

    沐小楼

    什么?洞房花烛夜,新郎居然跟自家表妹在滚床单?简直岂有此理!咱也带上丫鬟去招鸭!活捉一只极品鸭!纳尼?这么贵?沈大小姐掏出一叠银票拍到他胸前,潇洒一笑,道:“爷今晚把你包圆了!”清醒后某女欲哭无泪道:“你丫太特么贵了!姐嫖不起……呜呜……银票还来……”传言南陵摄政王冷酷狠戾、权势滔天。却唯独对那个下堂妇言听计从、宠溺无度!传言北溍九皇子智计无双、算无遗策。却唯独对那个下堂妇心心念念、几欲成狂!传言西蜀太子容颜近妖、喜怒不定。却唯独对那个下堂妇予给予求、痴情不悔!某包子抬头,看着笑得一脸无耻的娘亲道:“娘亲……他们说的那个人是你吗?”某女笑眯眯地扯起他白嫩的脸颊道:“娘亲穷得都想卖你了,你觉得像吗?”

民国小枭雄:杜月笙

民国小枭雄:杜月笙巫解  著

杜月笙是谁?
简单粗暴地说,他是旧上海叱咤风云的青帮教父。
但准确地说,他是个传奇。
他是如此复杂,复杂到几乎分裂。他就像一个五彩缤纷的多棱镜,稍微旋转一下,就能展示出截然不同的色彩。前一秒钟,这色彩可能是黑,而后一秒钟,它可能又是白。没错,杜月笙的一生,正是黑白通吃的一生。 [展开] [收起]

作者简介

巫解,写字的,出版有长篇小说《北京蚁族》《我是王莽》。

评论(348条)

为该书打分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7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粤)字第03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908260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浙B2-20160599

    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