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1人评分
字数:12.1万
点击:5.2万
分类: 凤凰周刊

用户还喜欢

  • 香港凤凰周刊·贺国强中央十年

    香港凤凰周刊·贺国强中央十年

    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

    本期《凤凰周刊》封面故事为读者讲述贺国强中央十年。在熟悉贺国强的人看来,虽然“谈话”是组织部长的基本功,但在贺身上,已经不单是一种工作方法,更是他真诚待人的性格使然。例如,干部退休的时候,并没有要求组织部门与其谈话,但贺来到中组部之后,却对此非常重视。2002—2012年,贺国强先任职中组部部长,后担任中纪委书记,各五年时间。二者都是党内管理干部的职位,但前者被喻为“戴帽子”,后者则被称为“摘帽子”。对于贺国强来说,早年工作、生活经历造就的坚持原则、与人为善、重感情、公允的个性,深刻影响着这十年间对待中共干部的态度。组织部长一职,外界看来是件很风光的事,而在党内人士看来“是一件得罪人的活儿”。纪检工作,贺倡导要做到“顶天”“立地”,既紧跟中央要求,又关注百姓疾苦;既查办薄熙来、刘志军、许宗衡等大案要案,又着力解决老百姓身边的腐败问题。香港《凤凰周刊》是获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特许,在中国大陆内地发售的时政、财经、文化期刊。《凤凰周刊》授权浙江出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 香港凤凰周刊 2015年第19期 草莽周永康

    香港凤凰周刊 2015年第19期 草莽周永康

    香港凤凰周刊

    "“我服从法庭对我的判决,我不上诉。”周永康说。师生谈笑风生。那次露面后一个多月,浙江省政协原副主席王承绪去世,11月26日,周永康名字出现在《浙江日报》报道的吊唁名单中,位于“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列。这也是周永康名字最后一次正面出现在大陆官媒上。2014年7月29日,新华社授权发布消息称,鉴于周永康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依据《中国共产党章程》和《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的有关规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五个月后的12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给予周永康开除党籍处分,对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同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周永康涉嫌犯罪立案侦查并予以逮捕。至此,周永康案正式进入司法程序。依据中国大陆《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犯罪嫌疑人逮捕后的侦查羁押期限”,原则上不得超过两个月,但“案情复杂、期限届满不能终结的案件”,特别是有“犯罪涉及面广,取证困难”以及“犯罪嫌疑人可能判处十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等情形的重大复杂案件,侦查羁押期限可以放宽三至五个月。2015年4月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在法定期限内对周永康案侦查终结,并依法指定管辖,移送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起诉。当日,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刑诉法第202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二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三个月。”周永康案从4月3日提起公诉,至6月11日一审宣判,整个进程显然完全是在法条框架内进行的。中国大陆的司法是两审终审制,一审判决后,被告人上诉期限为十天,从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算。尽管周永康已经在宣判时当庭表示不上诉,但严格依据法律规定,其无期徒刑的判决结果必须等到6月20日24时截止才能开始生效,而2015年6月20-22日适逢中国大陆的端午节假期,刑诉法规定,“最后一日为节假日的,以节假日后的第一日为期满日期”,因此,周永康的正式入狱服刑日期按照法律测算,应该从2015年6月23日之后开始。周永康服刑的监狱应该是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小汤山镇附近公安部直属的秦城监狱。之所以要严格界定周永康入狱服刑的时间,是因为“无期徒刑”并不意味着终身监禁,根据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无期徒刑罪犯在刑罚执行期间,确有悔改表现,或者有立功表现的,服刑二年以后,可以减刑。”据此推算,周永康最早也得在2017年6月23日之后才能首次申请减刑,法定的减刑幅度为:确有悔改表现,或者有立功表现的,一般可以减为二十年以上二十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为十五年以上二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根据中国大陆的法律规定,“无期徒刑罪犯经过一次或几次减刑后,其实际执行的刑期不能少于十三年,起始时间应当自无期徒刑判决确定之日。”按此推算,周永康无论如何最少也得在监狱服刑至2028年6月10日才有希望以自由身份重返社会。到那一年,1942年出生的他已经86岁。当然,如果仅考虑尽早出狱而不需要自由身份,周永康还可以依据法律规定,在狱中服刑期间申请保外就医。但近几年中国司法部门已经严格了保外就医的申请和执行程序,必须确认“身患严重疾病”,而且“原判无期徒刑的罪犯”至少“服刑七年以上”才能保外就医。保外就医期间,罪犯要接受所在地公安机关日常性监督考察以及监狱部门至少每年一次的全面考察,一旦考察发现罪犯“经治疗疾病痊愈或者病情基本好转的”,就需要重新收监服刑。"

  • 香港凤凰周刊·徐才厚往事

    香港凤凰周刊·徐才厚往事

    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

    6月30日,中共建党93周年前一天,徐才厚被宣布开除党籍。此后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连发三篇评论员文章:《铲除腐败决不手软》《法纪面前没有例外》《军队形象不容玷污》,表明“从严治党、从严治军”的鲜明态度。这名从大连瓦房店下属偏僻小岛长兴岛走出的解放军高级将领,在军校及工作初期都鲜有突出之处,谨小慎微,普通平庸。由于长期不被看好,徐才厚曾险些脱下军装转业回家。但因彼时军队对知识化、年轻化干部选拔的标准实际上异化为高学历化、名校化,使得并非优秀人才却占得年龄和学历优势的徐才厚时来运转。继而一路升迁,平步青云,直至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据已被披露的腐败事实,徐才厚显然不是适合重用的人选。从当初的沉默寡言、谨小慎微到最后操纵干部任用,与家人一起上阵放手贪腐,徐才厚被军队重用并无报效之心,而是头也不回地一步步走向深渊。身居高位却如此贪婪,这名曾经的军内名校学员,给军队甚至国家造成的危害和损失,难以估量。《凤凰周刊》授权浙江出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 香港凤凰周刊·朋党周永康

    香港凤凰周刊·朋党周永康

    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

    从石油领域到执掌四川,再到政法系统,周永康始终在编织复杂的官场圈子。圈内多为周永康的老部下,或是周永康特别重用之人。周永康似乎可以对他们任意提拔和调配。他们要么随着周永康的足迹转战各地,要么在周永康离开该地区或系统若干年后,依然唯其马首是瞻,仕途进退也仍有其操纵的痕迹。其中结党营私、“小山头”、“小集团”的意味显而易见,对正常干部人事安排的干扰也显而易见。而一贯玩弄朋党之术的背后,从已被披露的信息看,充斥着难以估量的利益输送和权钱交易,都为周永康及其家族、朋党的权力和财富服务。土地、资源、权力皆是其任意攫取和变现的囊中之物。细致梳理和剖析周永康及其圈子庞杂的政、商足迹,所涉案情以及外围的商界甚至黑道势力,其中教训与隐忧触目惊心。如何从制度上完善和变革,防范和治理此类结党营私之风气和祸患,则是亟需解决,更加艰难的问题。

  • 香港凤凰周刊·王岐山政协反腐报告直击

    香港凤凰周刊·王岐山政协反腐报告直击

    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

    8月25日,全国政协十二届常委会七次会议开幕,政协主席俞正声主持会议。让外界意外的是,中共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竟然也坐在了主席台上。多位与会者事后向《凤凰周刊》记者透露,政协常委们会前曾得到通知,此次会议将讨论反腐问题。但很多常委都没有想到,王岐山会亲赴会议并做报告。随后,王岐山以他一贯的“王氏作风”,抛开了会议已经准备好的、“很长”、“没味道”的书面报告,脱稿开讲。与会者向《凤凰周刊》记者复述了王岐山报告中令人印象深刻的几个要点。

香港凤凰周刊·新疆七月维稳

香港凤凰周刊·新疆七月维稳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  著

本期《凤凰周刊》封面系列文章关注的是新疆,关于宗教极端主义的话题。
宗教极端主义思潮影响维吾尔社会,正成为当下治理新疆不得不面临的严峻挑战。而由于智能手机等新兴媒体的普及,20岁左右的年轻人更易受影响,近两年更有向全疆扩散的趋势。从此前发生的“4.23”巴楚与“6.26”吐鲁番暴力袭击事件中,均能清晰地看到宗教极端思潮的影响和作用。
对于维吾尔世俗主义群体而言,宗教极端主义已经不仅仅是一种无形的巨大社会压力,一些穿牛仔裤、短袖连衣裙的年轻女性,上街还可能会遭人训斥,甚至遭掌掴或被人用小刀划伤。而新疆社会的发展,在这个全新问题面前,再次站在了历史的十字路口。肩负稳定与发展两大历史任务... [展开] [收起]

作者简介

凤凰周刊(PHOENIX WEEKLY)是香港凤凰卫视控股有限公司主办,由香港凤凰周刊有限公司编辑出版,获得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中国国家新闻出版署特许,在中国内地发行的以报道时事、政治、文化为主的时政类杂志。每月发行3期,逢5、15、25日出版,全年共36期。由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刘长乐先生亲自担任凤凰周刊有限公司董事长和出品人。


作为一本连接中国大陆与香港澳门台湾三地的刊物,凤凰周刊致力于为全球华人打造一种对于时事文化报道的崭新的权威态度与立场,揭示影响中国以及世界的重大事件、非常人物,以及华人最关注的政经新闻。

评论

为该书打分

    Hi,,